•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罰煙》講述一個勞動模范就罰錢的故事。

    《罰煙》講述一個勞動模范就罰錢的故事。

    時間:2018-09-11 故事大全

    人物:

    朱狗蛋――破爛王,老頭(簡稱"朱")

    城管隊員甲――城管隊員(簡稱"甲")

    城管隊員乙――城管隊員(簡稱"乙")

    焦克明――市城管局局長(簡稱"焦")轉自:www.coffbar.com

    劉立――橋西區城管大隊長(簡稱"劉")

    其余四個城管大隊長,分別為新華區,裕華區,橋東區,長安區城管大隊長.

    地點:友誼大街倉安路口

    [置景:城市大街交叉路口,高樓林立,人聲喧嘩]

    (朱推車上,車上可裝一車廂大小紙盒,用布蒙上,放好車子,點頭哈腰向觀眾抱拳,可說方言,如:河南,河北,山東,東北方言均可)

    朱:各位,過年好過年好,各位佳賓,各位領導,各位大朋友小朋友新朋友老朋友男朋女朋友(貫口)過年好,過年好啊!(向臺下聽一下)啥?你大聲點!噢――,你問我是誰?(從車上取下拔浪鼓搖幾下)我呀,告訴你吧,俗話說:小鼓一響,頂個市長,饑了就吃,累了一躺,我的工作就是――[稍頃]破爛王.不過呢,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社會的發展,我這個市長也不好當嘍!贊助單位越來越少了,主管單位越來越多了.什么工商局,稅務局,回收公司派出所,主管單位一個接一個,唯一不管我們的所級單位就一個,那就近是――廁所!(傻笑)你說我這老頭子說話咋一套一套的呢?哈哈!咱練的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見人說好話,逢人就遞煙,只要功夫深,保證有財源.這不是嗎,(傻笑)現在呀,我是啥證都有,手續齊全,啥單位都不怕,就怕城管.你問為啥?城管城管,啥事都管,見人扣車,逮人要煙,意思意思,五十塊錢.這不,剛出門,錢沒多掙就遇上了三拔城管,意思了一百三,沒有罰款單.干嘛?給弟兄們鬧兩盒煙;這大年三十的老整這事你看.再遇一撥,八成我這把老骨頭就要玩完,哎喲我的娘呀,怕啥來啥,說著說這就來了,我還是躲躲吧.

    甲乙:(騎摩托車上)哎――,老頭,停下,停下!

    朱:哎,哎我沒動長官,啊不老總――

    甲:哎我說老頭,你叫我們什么?長官,老總?你把我們當成國民黨的隊伍啦?

    朱:哎呀不對不對,太君,你的,好人地大大地有,我們良民的干活,我閃開路開路的有?

    乙:(一拂袖子)哎我說老家伙,你身上是不是癢了?你當我們是日本鬼子進村哪,告訴你,這是公然侮辱國家工作人員,知道嗎?!

    朱:哎呀我說太……啊不對,小伙子,你看我這嘴也老了,見了領導了,不知說啥好了,你們千萬別跟我老頭子一般見識。娘啊,給我扣這么大一帽子,我不成反革命了嗎。

    甲:(對乙)兄弟,別別別,你一拳下去,老家伙往地上一躺就麻煩了。

    乙:好了,咱們來個“文明執法”老頭,車上拉的是什么?

    朱:破爛。

    甲:把證件拿來,檢查一下。轉自:www.coffbar.com

    朱:好好好,(掏證)給你們,都在這兒。

    甲乙:(小聲)咦?有證?

    [稍頃]

    甲:這樣不行,影響市容。

    朱:小伙子,咱這不是用布蒙上了嘛。

    乙:(繞三輪車轉一圈,用手z揸量車子的長寬高)你這車子超寬超高,哎我說伙計,看看他超重了沒有?

    甲:好嘞。(從腰里摘下一只小彈簧稱,掛住車往上拉)嚴重超重。

    乙:你這車超寬超高超重,嚴重違反了交通法規,按規定……

    朱:小伙了,別說了,我知道,按規定應該沒收三輪車,拘留15天,罰款二百,看你這么大年紀照顧你,給弟兄們整五十塊錢煙錢得了。

    甲:咦?你怎么知道?

    朱:剛才查我的那三撥城管全是這么說的,這詞早背熟了。(笑)

    乙:算你明白,拿錢吧,你交錢我們走人,兩清。

    朱:小伙子,這事兒可不能這么辦呀!你們是城管,按說該管好這個城市,可這么不整亂套了嗎?

    甲:好了好了,什么也別說了,拿錢吧。

    朱:小伙子,你看我做小買賣容易嗎?起早貪黑的一出門碰三撥城管,錢沒掙,倒先搭了一百多塊錢,再拿,本錢就沒了。

    乙:什么?你不容易,我們容易嗎?管理不好挨批,市容差了挨批。為追你們這號人,滿大街亂轉,要不圖點什么,還不如回家睡大覺呢!怎么著是拿錢,還是拖走車?

    朱:呵!今兒個我老頭子就犟上了,也不拿錢,你也拖不走車!

    甲:干嘛?耍賴呀你?我們就不怕這個?

    朱:你們別走,等著,我這就給你們局長打電話。轉自:www.coffbar.com

    乙:呵呵呵,老頭,看不出你還挺能耐呢!給局長打電話,我們等你,你打呀你!

    朱:小伙子,你說這大過年的,我看咱們都別找麻煩了吧。

    甲:不敢了吧!

    朱:你……!(掏出手機打電話)喂,是克明嗎?哦我,我是狗蛋……哦啥事?沒事了咱們哥倆嘮嘮唄。啥?你很忙,等下了班?哎你別掛,說真格的。我還真有點事,沒有比較大的困難我不會這時侯找你,啥事?哎,我說你們城管局怎么回事?怎么窮得孩子們連煙都吸不起了?啥?你看看,正在滿大街的要煙呢,叫我說呀,就你們這個單位丟人了,你給他每人一人發幾條煙不得了嘛!啥?不街道我在說啥?今兒個我剛出門就碰上了三撥城管,卡住就要煙錢,這不出了一百三十多塊錢了,又給第四撥逮住了,還有完沒完?啊?我在哪?在友誼大街倉安路口,什么?大紅膺算了吧,拿過來叫孩子們吸吧。省給我老頭子找麻煩了,好好我等你五分鐘,快點。

    乙:(撇著嘴)老爺子夠能耐的,行啊你,挺親熱撥號了嗎你!

    朱:(笑)嘿嘿等一下,你們局長就把大紅鷹拿來了,到時侯你們好好吸吸。

    焦:(便裝上)喲,老哥呀,真對不起,實在太忙了,早就想找你聊聊了,就是騰不開(握手)

    朱:呀我說老弟,別先客氣,大紅膺帶來了嗎?快給兩個小伙子吧。

    甲:呵!從哪找了個糟老頭子,敢冒充我們局長!

    焦:(對甲乙)同志,怎么回事?

    乙:一邊涼快去!我們在執法,你少管閑事兒,想冒充我們局長,我們局長能長你這德行嗎?

    焦:同志,我們執法要依法辦事,文明執法,可不能這么辦呀!

    甲:你怎么這么愛管閑事!

    焦:這閑事我老頭子管定了,(取出手機打電話)喂,黃秘書嗎?哦是我,老焦,馬上通知市內五城區城管大隊長,放下一切工作,十分鐘趕到友誼大街倉安路口開個現場會!

    甲乙:你……真是?

    焦:(不理甲乙,只顧和和朱聊天)

    劉:哎呀,焦局,啥事這么急?

    焦:老劉,你看看,這都成什么樣子了,等一下到齊了再說吧。

    其他四人:(上)(輪流)焦局,我們來了。

    焦:好,同志們,大家都到齊了,現在開個現場會。

    甲乙:(問劉)劉隊,他……他真是局長?

    劉:局長還能有假嗎?

    甲乙:(目瞪口呆)啊……?

    焦:同志們,今天他大家叫來,在這里開現場會,主要就一個問題。這一年來,我們的工作做得很好,市容市貌有了很大的改觀,這一切和同志們的努力是分不開的,今天是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在這里謝謝大家了!但是隨著工作成績的提高,也反映出了一個越來越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工作中吃拿卡要現象,尤其是臨近年關,幾乎成了普遍性問題,看來我們的隊伍確實該整頓一下了。這兩個小伙子就是一個例子,讓他們介紹一下自己的英雄事跡吧。

    甲乙:這,這……局長,大隊長,我們錯了。

    劉:你們說說,到底怎么回事?轉自:www.coffbar.com

    甲:這……,這不是天快中午了嗎,我們哥倆想鬧頓飯吃,這不就,就卡住了這們大爺,向他要五十塊煙錢。

    劉:你……!你們太丟人了!

    乙:隊長,這也不怪我們,別人也是這么查的,……

    劉:等著回去受處分吧你們。

    朱:同志,人們也別太難為孩子們,說兩句就算了。年輕,免不了犯點兒錯誤,知道了,改了還是好同志。

    劉:老人家,我們太對不起您了。

    焦:(拉過朱)同志們,我給你們介紹一個人。

    眾:這是……

    焦:他不是別人,是去年被評為勞動模范的朱狗蛋同志,是我北京參加勞模會上認識的。咱們全省唯一的全國勞模!老爺子無兒無女,每天起早貪黑在垃圾里扒來扒去。省吃儉用,用多年的積蓄收養了四個孤兒,還資助七個貧困大學生完成了學業。去年南方鬧水災,他把僅有的五萬塊錢都給了災區![稍頃]同志們,我們做些工作,都覺得自已辛苦了,可這老爺子圖的是什么?

    朱:哎呀老弟,就這么點破事兒,全叫你給抖出來了。

    焦(對朱)老哥,把手伸出來!

    朱:老弟,伸手干啥呀?

    焦:(抓住拉的手,舉到眾人面前,又展示給觀眾)同志們你們看看這手,[《愛的奉獻》主題音樂響起]

    朱:哎,勞動人民的手,沒啥好看的。

    焦:(激動地)同志們,就是這雙飽經風霜的手,從垃圾里一分一分地把錢扒出來,還是這雙粗糙的手。又把錢一把一把地捐獻出去,你們說,容易嗎!(哽咽)[少頃]同志們要記住,我們的責任是保護這個城市,我們不能玷污了自己的形象呀!轉自:www.coffbar.com

    眾:……

    焦:(對朱)老哥,把你的錢拿出來,看他們誰敢要!

    朱:這……老弟,算了吧。

    焦:(激動地)拿出來(說著從朱包里抽出幾張紙幣拿到幾個大隊長及甲乙面前)同志們,你們看,這錢上是什么?

    眾:(看,異口同聲地)啊,血?!

    朱:(苦笑)實在不好意思,滿手是裂口,風一吹就流血,把錢弄臟了。

    焦:(情緒激昂地)對,是血![《愛的奉獻》樂聲漸大逐漸響徹劇場](焦陷入回憶)有一次,我們老哥倆在一塊吃完飯,老爺子爭著付錢,可一見這帶血的錢,我心酸呀,這可是一個勞動者的血汗錢哪,同志們!(哽咽)你們想想,當你們坐在大飯店嚅,用這樣的錢結帳時,你們心安理得嗎?[樂曲《愛的奉獻》推向高潮]

    眾:……

    朱:(含淚拍拍焦)老弟,啥也別說了。

    焦:老哥,你這一生的心血,都無私地奉獻給了社會,我代表市城管局全體職工,真誠地向您說聲對不起(鞠躬)

    眾:(紛紛長時間敬禮,直到樂曲《愛的奉獻》奏完)[樂曲終]

    朱:哎呀,同志們你們這是干啥?我這老頭子擔不起呀!

    劉:(對甲乙)你們兩個小子,看回去怎么處分你們!

    焦:(拍拍劉肩頭)同志,別說了,今天是這一年的最后一天,同志們也辛苦一年了,我不希望大家過個不愉快的春節。整頓隊伍不是一陣風的事,這兩個孩子,你們也別當典型來抓

    轉自:www.coffbar.com

    劉:是,局長。

    焦:首先,我這個局長作一下自我檢討,向大家說聲對不起了,平時我關心大家不夠,請多原諒,(對朱)老哥,今天到我家過年去,同志們,今天都到我家吃年夜飯去,就算我給你們賠禮了。

    朱:哎呀,不行不行,你看我這身臟衣服,太影響市容了。

    焦:老哥,你客氣什么,衣服好壞,不能代表人的美丑,勞動人民最美!(對臺下)你們說是嗎?

    甲乙:局長,我們可以走了嗎?

    焦:別,小伙子,一起去,我不希望你們受到什么處分,但希望你們永遠記住這沾滿鮮血的錢!

    甲乙:是,局長我們永遠也忘不了。

    朱:小伙子,這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們會給城市站好崗的,在這里,我只說一句話,就是——城管居民齊努力。

    眾:共建美好的家園!

    朱:走,都到局長家團圓去,我們是一家[眾扶朱下]

    [劇終]

    故事大全提供的《罰煙》講述一個勞動模范就罰錢的故事。由網友原創或轉發,若《罰煙》講述一個勞動模范就罰錢的故事。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聯系,謝謝!

    大學網

    http://www.mkzn.tw/

    故事大全
    亿宝娱乐合法吗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