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文科學術論文摘要的“正確寫法”

    文科學術論文摘要的“正確寫法”

    時間:2016-09-15 教育教學論文
    文科學術論文摘要的“正確寫法”

    楊海文

    (中山大學學報編輯部,廣州510275)

    寫作文科學術論文,內容上的“創新”首當其沖,形式上的“鮮明”同樣不可輕視。標題的畫龍點睛,摘要的提綱挈領,又為形式上值得注意的兩大方面。常識告訴人們:讀者之所以對某篇論文猝不及防地“一見鐘情”,通常是因為它被賦予了一個瞬間就能吸引眼球的好標題;由此前行,假如摘要也具備強大的信息含量,這篇論文就會促使讀者迫不及待地墮入“兩廂情愿”的閱讀進程。僅僅只是從“形式”而不是“內容”的角度看,在今天這個“隔行如隔山”的學科細分時代,摘要寫得越是有特色,有興趣的讀者與陌生的論文之間就會越快地“天塹變通途”;否則,質量再好的論文在獲取“影響因子”的過程中,也有可能迷茫于“山重水復”。 一般而言,摘要的重要性是由讀者“敞開”的;與此相應,我們更有理由企盼作者能夠“締造”出摘要的特色性。可是,依據筆者多年來從事學術期刊編輯的實踐經驗,大多數作者自己撰寫的摘要往往不太合格,他們似乎也不重視摘要的寫作,覺得摘要之于論文是可有可無的,摘要不過是期刊對于公開發表的論文提出的附帶要求而已。這一事實表明,大多數作者寫不好摘要,主要還是一個認識問題,亦即尚未真切地認識到一份好摘要對于論文傳播的重要性,進而也就不會去精心籌劃每一份摘要的布局謀篇。在此情形下,責任編輯暫時性的“越俎代庖”,或許有助于文科學術論文的摘要永遠走在“正確寫法”的路上。 《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xx年第6期將推出倪梁康教授主持的“西學東漸研究”欄目。其中,有篇文章是中山大學哲學系梅謙立(Thierry Meynard)副教授的《西方政治觀的東漸——〈達道紀言〉中

    所表達的政治觀》。以下是作者提供的摘要:

    在西學東漸的研究中,政治問題占了核心地位。不過,國內外的研究往往局限在晚清民初時期。通過《達道紀言》的分析,文章介紹了晚明耶穌會傳教士所帶來的西方古典政治學。雖然他們沒有從政治制度的角度介紹希臘城邦或者羅馬共和國的民主,不過,通過賢人的格言,他們發揮了西方古代的政治修養,并且與儒家傳統相結合。在晚明的政治衰敗之中,這些故事至今仍然包含著深刻的現實意義。 梅謙立副教授是法國籍學者,這篇長達11頁的論文十分深入地討論了晚明《達道紀言》與西方政治觀的東漸。責任編輯之初,筆者就直觀地覺得:這份摘要并未等量地釋放論文本身內含的精彩論點;也就是說,論文極有分量,而摘要卻泛泛而談,沒有履行為論文導航的職分。責任編輯之際,筆者更是感到:既然摘要是精彩論點的“集萃”,論文是精彩論點的“鋪開”,那么,只要我們期望讀者經由摘要的指引而走向正文的解讀,這篇論文的摘要就應當被重寫。考慮到作者是外籍學者,筆者以責任編輯的身份代寫了以下

    這份新摘要:

    16xx年出版的《達道紀言》,由意大利耶穌會傳教士高一志“手授”、山西地方官吏韓云“纂述”。該書作為西方政制人倫的“語錄”匯集,取材于古希臘和古拉丁文學,編譯成中文共355條;并以中國傳統的“五倫”為原則,編排成五類,著墨最多的是君臣(158條),其次是朋友(122條),再次分別是兄弟(31條)、夫婦(23條)、父子(21條)。《達道紀言》處于儒家、基督宗教和斯多葛學派幾大傳統的交互之處,目的卻不是要建立一本歷史檔案集,而是借助于賢人的格言,試圖培養起某種政治倫理的態度。尤其是從對君王之修養、君臣關系、拒絕暴力、平民主義的君主制度以及法治、經濟、稅務政策等問題的分析看,

    該書發揮了西方古代的政治修養,并且與儒家傳統相結合,建造起了一個道德榜樣,旨在教導人們如何趨善避惡。晚明耶穌會傳教士在《達道紀言》中所表達的西方古典政治學,鮮明地體現了古中國和古西方在

    政治觀念上第一次相遇的奇特情形,極其有助于深化目前的西學東漸研究。

    梅謙立副教授這篇論文的“舊摘要”,折射的其實還是一種“理科立場”。國家標準局19xx年x月x日發布的《文摘編寫規則》,規定目的、方法、結果、結論是文摘的基本要素;以國家教育委員會辦公廳文件(教技廳[1998]1號)下發的《中國高等學校自然科學學報編排規范(修訂版)》,同樣認為“摘要的內容包括研究的目的、方法、結果和結論”。前者是國家標準,后者是行業規范,兩者可謂步調一致,均被收入新聞出版總署科技發展司、新聞出版總署圖書出版管理司、中國標準出版社編,中國標準出版社20xx年x月出版的《作者編輯常用標準及規范(第三版)》。可是,這部133萬字并作為“新聞出版行業質量管理與標準化系列圖書”之一的工具書,卻沒有收錄以教育部辦公廳文件(教社政廳[20xx]1號)發布的《中國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編排規范(修訂版)》。以“理科規范”作為“國家標準”來一統學術期刊界,這種意

    識何以如此根深蒂固、積重難返呢?!

    筆者代寫的“新摘要”,要還原的則是一種“文科立場”。《中國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編排規范(修訂版)》指出:“摘要應能(引者按:?能?當為?是?)客觀地反映論文主要內容的信息,具有獨立性和自含性。”依據這個并不十分嚴謹的定義,加上文科學術期刊編輯長期以來形成的集體共識,我們以為,文科學術論文摘要的撰寫在最低限度上必須遵循以下兩個基本原則:第一,從“獨立性”看,摘要是第三人稱的客觀敘說,務必杜絕“作者認為”、“本文認為”之類的主觀陳述;第二,從“自含性”看,摘要是精彩論點的濃縮表達,務必避免“通過……的研究”、“得出……的結論”之類的機械句式。19xx年發布的《文摘編寫規則》規定:“要用第三人稱的寫法。應采用?對……進行了研究?、?報告了……現狀?、?進行了……調查?等記述方法標明一次文獻的性質和文獻主題,不必使用?本文?、?作者?等作為主語。”與此相比,我們對撰寫文科學術論文摘要提

    出的兩個基本原則,在“獨立性”上可謂遵守了國家標準,但在“自含性”上卻凸顯了文科色澤。

    《中國高等學校自然科學學報編排規范(修訂版)》認為摘要“應是一篇完整的短文”,這個要求是有道理的。文科學術論文的“摘要”如何才能寫得像“短文”一樣呢?中山大學文化研究所所長李宗桂教授為《國

    學與中華民族精神家園》一文最初撰寫的摘要,是一個值得分析的例子,

    【a1】精神家園是人們精神安頓、心靈休息之所,是安身立命之道。【a2】國學文化中有著深厚而豐富的關于精神安頓的思想和文化價值理念,主要表現為關于和諧的思想、關于個人安身立命的思想、關于仁和禮的思想,【a3】對于今天的文化建設和個人安身立命,仍有借鑒意義,但這必須用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加以審視并發展創新。【a4-1】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的建設,涉及到地域歸宿特別是文化歸宿和價值認同,必須以中華文化為基礎和歸依。【a4-2】弘揚中華文化,能夠光大中華文化的獨特魅力和價值,增強民族認同感,為共有精神家園的建立提供思想文化基礎。【a4-3】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能夠充分發揮、調動中華文化的各種有利因素,促進中華文化的弘揚和培育,增強中華民族的文化機體,為海內外中華兒女提供安身立命之道,提供精神安頓。【a4-4】認同并光大中華文化的精神價值,在精神家園

    的層面落實中華文化的價值,發展壯大中華民族,復興偉大的中華文明,是我們應當努力的方向。 李宗桂教授這篇文章,原載《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xx年第3期。同樣是在責任編輯的過程中,筆者感到這份摘要仍有可供修訂之處:【a2】并未完整地展示論文的“主要內容”,包含四個小論點的

    【a4】尤其并未全面地提煉論文的“精彩論點”。有此兩個“不足”,這份摘要自然難以成為一篇獨立性、自含

    性的“短文”。征得李宗桂教授許可,筆者對摘要做了較大幅度的修訂,修訂后的新摘要為:

    【b1】精神家園是人們的精神安頓、心靈休息之所,是安身立命之道。【b2-1】國學文化中有著深厚而豐富的關于精神安頓、心靈休息的文化價值理念,主要表現為關于和諧的思想、關于個人安身立命的

    思想、關于仁和禮的思想。【b2-2】尤其是關于個人安身立命的思想,具體體現為六個方面:奮斗精神、寬厚待人、“三不朽”精神、“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忠恕之道、大學之道。【b3】它們對于今天的文化建設和精神家園建設仍有重要的借鑒意義,但必須用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加以審視并發展創新。

    【b4-1】由此,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所要弘揚的中華文化,是整個中華民族從古到今的優秀文化,

    【b4-2】其中以近代到五四特別是改革開放后的新型文化為重心,而不僅僅是古代文化,不僅僅是儒家文化,不僅僅是漢族文化;【b4-3】“共有”精神家園不能片面追求“特有”,而是有一個文化價值底線,這就是對中華文化的基本價值、基本理念的認同,對做一個中國人的基本價值要求和操守的認同;【b4-4】認同并光大中華文化的精神價值,在精神家園的層面落實中華文化的價值,發展壯大中華民族,復興偉大的中

    華文明,是我們應當努力的方向。

    兩相對照,可知新摘要旨在彌補舊摘要的兩個不足:其一,雖然【a2】保持為【b2-1】,但增加了

    【b2-2】,論文的“主要內容”得到了表彰;其二,【a4】部分改寫程度較大,如【a4-2】、【a4-3】被改寫為【b4-2】、【b4-3】,論文的“精彩論點”得到了彰顯。一旦兩個不足得以彌補,新的摘要也就因為“主要內容”的在場、“精彩論點”的出席,而成了一篇意義清晰、層次分明的短文。李宗桂教授這篇論文的新摘要,被《新華文摘》20xx年第16期一字不漏地給予論點摘編,尤其表明:“事實上”可以單獨而又自足地被閱讀,正是摘要寫得像短文一樣的“本質特征”。《新華文摘》有“論點摘編”欄目,《中國社會科學文摘》有“論點摘要”欄目,《高等學校文科學術文摘》有“學術卡片”欄目,這里也建議人們常去讀一讀這些欄目,

    以便更直接地掌握摘要寫得像論文一樣的個中奧秘。

    本文一開頭說過,標題的畫龍點睛,摘要的提綱挈領,是文科學術論文在形式上十分需要注意的兩個方面。這兩個方面同樣不是各自孤立的,而是存在著相互聯系,因為作者智慧地命名文章的正標題、副標題、二級標題乃至三級標題,事實上也就為寫好摘要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作為“作者”而不是“責任編輯”,筆者對此就有著切身的體驗。《河北學刊》20xx年第3期發表了筆者的《中國哲學的“合法性危機”與重寫中國哲學史》一文,并被《高等學校文科學術文摘》20xx年第4期重點摘編、中國人民大學書報資料中心

    《中國哲學》20xx年第7期全文轉載。該文的摘要如下:

    假如僅僅依據西方的“哲學”標準,中國哲學確乎存在“合法性危機”。惟有在“特殊性”的哲學形態中去把握“家族類似”的哲學共性,惟有真正的“問題意識”在漢語言世界中得以“自我表達”,惟有真正的“問題”和真正地“提問”落實在從“認知性的哲學”(cognitive philosophy)轉進到“引導性的哲學”(orientative philosophy)的寫作實踐之中,我們才能承諾并實施中國哲學史學科的“范式創新”,“中國現代哲學”才能尋找到并完成中

    國哲學“合法性危機”的超越之路。

    這篇論文包括三個二級標題:第一個為《在“特殊性”中發現哲學》,第二個為《問題意識在“母語”中的自我表達》,第三個為《“重寫”中國哲學史如何可能?》。既然二級標題好比“設問”,摘要就理當給出相應的“答案”;二級標題的“提問”與摘要的“解答”相互唱和,也是文科學術論文摘要在經驗操作意義上保持“正確寫法”的重要途徑之一。“之一”云云,蓋因常見的“正確寫法”還是:恪守第三人稱的客觀敘說,歸依精彩觀點的濃縮表達,此乃“底線要求”;進而把摘要寫得像短文一樣可以單獨而又自足地被閱讀。此乃“高端標準”。“經驗操作意義”云云,蓋因所謂“正確寫法”因人而異、因文而異,但求“家族類似”而已。一句話,今天這個時代信息過于爆炸而又亟待有效傳播,文科學術論文摘要在“法”上有章可循、在“寫”上千姿百態,因而

    也就成了我們必須努力踐履的“正確寫法”。

    亿宝娱乐合法吗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