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故鄉的大伯

    故鄉的大伯

    時間:2017-09-13 青年文摘

       王     麗     倩

        接到母親電話,得知一向身體健康的大伯因車禍去世了,很是震驚,不只我震驚,所有得到消息的人都感到震驚。     逝者已去,生者節哀。站在大伯靈前,我內心盛滿悲哀,淚在眼眶里打轉,試圖轉移思緒,然而我真的做不到。     上次為小侄兒辦滿月酒時我回去,大伯還生龍活虎,在我家幫忙燒火、洗碗,還不時指揮別人做東做西。短短兩個月時間,就天人相隔了。望著大伯的遺像,我的思緒如潮水般涌動,他的人生是如此辛勞,逝去是如此悲慘。我在想,他這一生沒有享受過奢侈的物質生活,死前還在為小兒子的婚房拼命掙錢。他只是做了一件用一輩子去完成的事,即是用無所回報的付出感染著兒孫,感染著鄰里鄉親。     大伯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是辛辛苦苦耕耘一輩子的農夫,侍弄莊稼是大家共同認定的“好把式”。他是個閑不住的人,成天在地里忙乎,鋤草、間苗、澆水栽苗、施肥、灑藥......無論天多長他都嫌短,恨不得找根棍子把太陽支上。他經常披星戴月勞作,把月亮當太陽,就是陰雨天他也不休息,披著雨衣下地排水、拔草。他很精明,農忙時,早早忙完自家地里的農活,迅速帶著老伴到別人家地里拾起荒來;農閑時,春天他去野地里割荊條編籃子、糞筐拿到集市上賣,冬天他扛著糖葫蘆走鄉串戶去吆喝。盡管大伯個子不高,身材也算不上魁梧,可是,無論多重的擔子他都挑得起,無論多少東西他都扛得住,他能扛起一個家,是家的頂梁柱。大伯一生簡樸,近于苛刻,從不講究吃、穿,有件把新衣服也舍不得穿,總穿破舊衣服,既使扯出一個個口子也不在乎,只要能遮體御寒就行。對吃的更不在乎,能填飽肚子就行,就是吃糠咽菜也能吃出一臉幸福,吃塊豆腐就是改善生活,只有過大年才痛痛快快吃頓肉。     大伯一生要強,別人有的他要有,別人沒有的他也要想辦法置辦在前頭。他養育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蓋起第一個四合院,并為大兒子辦完婚禮后,他又勒緊腰帶,埋頭為二兒子忙活開了。短短幾年時間,大伯一鼓作氣蓋起了一溜排三處四合院,成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們那個小村莊里一道獨特的風景,很是風光了一陣子。可是,社會發展變化得太快了,大伯的行動也太早了點,房子蓋起時,兩個兒子還在讀小學,二兒子結婚時,那個四合院湊合著勉強做了新房,剩下的那個小四合院如今只能給老兩口住了。近年來,農村興起一股新風,小青年結婚必須要有樓房女方才同意嫁過去,我們村里接二連三豎起了不少小樓。大伯已是60多歲的人了,兩個兒子早已分門另住,兩個女兒也已出嫁,憑著老兩口的能力,再做棟樓房難過登天。看著已經長成大小伙兒的小兒子,大伯心急如焚。然而,在經過分割后僅剩的幾畝土地里終究是刨不出金子的,早早忙完農活后,大伯背起行囊跟大多數年輕人一樣踏上了漫漫的打工路。一個60幾歲的老人,沒有文化、沒有技術,離開土地能干什么呢?為了兒子,一向好強的大伯毅然投身拾荒大軍,在大城市里撿起破爛來。     那天,天還沒亮,大伯就從租住的小屋離開了,這一離開再也沒能回去。后來聽人說,那天雨下得很大,瓢潑似的,大伯在一個走廊下躲雨,可能是急著去撿破爛吧,雨還沒停就一頭沖了出去,一輛貨車不偏不倚把他撞個正著,血水混著雨水緩緩流淌在街道上,大伯也永遠留在了那個陌生的異鄉,為了兒子的小樓,他把老命也搭進去了。     大伯沒有白死,據說肇事司機賠償了36萬,在農村建棟小樓綽綽有余,剩下的其余兩個兒子還能分點。村里人都說,大伯這輩子全為子女活了,到死都在想著法子給子女掙錢。靈堂里,看著大伯兒子、媳婦毫無悲色的臉,聽著花錢請來的孝子“悲痛欲絕”的哭唱,我的心在疼痛。人死如燈滅,無論對錯功過,我們能做的只能是多些懷念,別讓時間把記憶給磨平了。
    大學網

    關鍵詞:

    青年文摘
    亿宝娱乐合法吗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