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采菊東流

    采菊東流

    時間:2017-09-14 青年文摘

       吳     毓    福

        東流,陶公采菊的東流,于我,早懷有隱隱的向往。     這個秋天,這個菊花初開的時節,我帶一顆真誠的心,去采菊東流,拜謁陶公。我想尋找一種原本,一種悠然,一種淡定。     那天,天下著綿綿細雨。車至東流時,漸聞那綿綿的秋雨里有一種淡淡的花香,在隨風飄溢。于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那淡淡的花香,定然是東流的菊魂。     隨了那菊魂的引渡,我,一個人,櫛風沐雨,一路走來,走向城南的牛頭山。作為山,牛頭山不過就是一個平阜小丘,靜臥在東流江邊,如蕓蕓眾生一樣,不容易被人提起。拾級而上,但見一個院落,極似民居。院墻門楣,有小石額,鐫“陶公祠”三字。陶公祠,其實也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小祠,少有人來瞻拜。入門,我驟然覺得陶公祠的冷清與寂寞。但我轉念一想,正是這冷清,這寂寞,跟陶公的心性是默契的,跟我的心性也是默契的。它寂寞千年,在寂寞中,等待著寂寞的人,等待著逃離俗事的人,甚至等待著為聲名所累的人。     是的,悄悄地我來了,一個人。于是,慣走在俗世里的一雙腳,就這樣輕輕地摩挲著一條鵝卵石鋪就的甬道。甬道兩側,菊圃蓊郁,菊花始開,絢爛誘人。俯視一朵沾雨而開的雛菊,我臆想,那是晉朝的菊花!沒錯,晉朝的菊花。1600多年前,陶公曾任彭澤令,前后八十五天,時間雖短,卻留下“日駐彭澤,月宿東流”的佳話。遙想當年陶公掛印辭官,換一身葛衣,架一葉小舟,搖向歸程。“舟遙遙以輕飏,風飄飄而吹衣”,那歸程的水路,是何等的灑脫,何等的飄逸。于是,陶公幽隱東流,種豆南山,采菊東籬。你瞧!我眼前的一叢雛菊,雖歷千年風塵,卻依舊凜然地開著,在東流,在秋雨迷蒙的意境之中,靜靜的滋衍著生命的菊黃。     “菊,花之隱逸者也!”就花而言,菊花,在百花凋謝后,則凌霜不懼,傲然獨放,隱逸在清秋。就人而言,隱逸,是一種最高尚、最自然、最適意的人生。采菊東籬的陶淵明,成為中國文人追慕隱逸的坐標和經典,我想,并非偶然。早在南朝,沈約就將他請進《宋書》,稍后的鐘嶸又在《詩品》里封他為“古代隱逸詩人之宗”,及至現代,就連魯迅先生也說“陶淵明先生是我們中國赫赫有名的大隱”。     入祠,環顧,祠內布局顯得過于簡陋,光線暗淡,染上霉點的字畫落寞地掛在墻上,墻壁多出斑駁剝蝕,亟需修葺。祠院里,靜極了,沒有一個旁的游客,雖有一絲失落,但我并不覺得陌生。稍一仰視,與祠中那個烏石鐫成的雕像相對,我倒覺得那個“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公,那凜凜氣節,和遺世獨立的形象,驀地溫暖了我視線。     其實,遺世獨立的陶淵明,歸去來兮,同樣也會遇到人生的無常;但是,賢者就是賢者,詩人就是詩人。陶公在慨嘆之余,卻以平和的心境、超逸的姿態,借菊花以 。他曾在一首詩的小序中這樣寫道:“秋菊盈園,而持醪靡由。空服九華,寄懷于言。”看來,陶公的心界,淡定而質樸,空靈而幽美。那是一種特有的與生和諧的禪定,大美而無言。     然而,凡俗如我輩,在遇到無常人生的時候,卻很容易丟失應該擁有的真實,忘卻生命的本心,損傷自己的感知。我們的靈魂只能困擾在喧騰駁雜的夾縫中。失意時,才想到靈魂的逃離,渴望一個陶淵明式的寧靜的家園。可是在更多的時候,我們又不知不覺將這念頭藏匿了起來,最終還是回到疲憊,回到庸常。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我們已不可能像陶公那樣歸去來兮了。     但我以為,菊花,陶淵明,還有陶淵明詩文,這些都是我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經典。這些經典可以熨平我們心靈的皺褶,讓我們找回原本,體驗悠然,擁有淡定。人生旅途,沉浮跌宕,與這些經典同行,經典將會把我們從喧囂中漸漸疏離出去,浮躁的心靈將會漸漸變得寧靜起來。     秋雨依然綿綿而下,風里有飄逸的菊魂,雨里有醇凈的菊香。臨別時,我仿佛不知自己沾染了一身菊香,夢繞東籬,歸程不醒……
    大學網

    關鍵詞:

    青年文摘
    亿宝娱乐合法吗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
  • <object id="yimo4"><label id="yimo4"></label></object>